澳央行副行长讲话流露担忧 工资增长陷入无解困境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15 17:42

  ACB News《澳华财经在线》5月15日讯 5月15日,澳央行副行长Guy Debelle在悉尼举办的CFO论坛上,做了题为“澳洲经济展望”的演讲。对于2018年和2019年经济增长速度,央行认为要比2017年快一点,失业率也会逐步下降。

  但是,他在阐述国内经济的“不确定性”时,对于工资增长的前景,表达了相当担忧的态度。

  “债务收入比高的一个原因是收入增长过低”

  以往央行官员在各种场合都会提到澳洲经济中过高的家庭债务问题。但在最新的这次讲话中,Guy Debelle提到,债务收入仍然很高的一个原因是收入增长“出乎意料的低”。

  过去的几十年里,家庭偿清房贷的方式之一就是通过通货膨胀。由于房贷的名义价值不变,伴随着较高的工资增长,通胀率上升,当收入迅速增长时,债务水平相对于家庭收入会下降得较快。

  “过去数年中,家庭收入增长疲弱,一些家庭偿还房贷的时长超过他们预期的时长。虽然他们有能力偿还房贷,但按揭所占收入的比例却比他们预期的要高。” Guy Debelle说。

  近年来,监管机构采取了多项措施,帮助改善家庭资产负债表。从2014年开始,APRA和ASIC加强了对贷款业务的关注。这包括确保贷款人对新借款人的偿贷能力测试必须使用至少7%的利率。最近,APRA敦促信贷机构更合理地评估借款人的收入。Guy Debelle提到,尽管最近皇家委员会发现有些银行的贷款审核中存在种种问题,但还要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问题存在的普遍程度。

  不过Guy Debelle提示,未来房贷标准有进一步收紧的风险。这可能对家庭能够获得贷款额产生最大的影响,而对有资格获得贷款的家庭数量则影响较小。信贷增长放缓,“我认为这对房价而不是消费,有更大影响”。

  即使失业率下降,工资增长仍然迟滞

  Debelle关注了美国、英国、新西兰和日本等国家的工资变化情况。在这些国家,失业率已低于一定水平,按历史经验看,应当在这些国家的经济中看到更快的工资增长和更大的通胀压力,但是这些国家的经济并未出现到这样的反应。

  “对澳大利亚来说,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情形,失业率仍然在5.5%,高于澳大利亚央行估计的5%水平(即工资增长加快和通胀压力加大的失业率水平)。” Debelle说。

  正如其他一些评论人员指出的,鉴于近期国外的证据,澳洲的失业率需要大大低于5%才能看到工资增长加快。这使人怀疑,即使目前澳洲的失业率在继续下降,工资上涨的速度仍然较为迟滞。

工资增长分布图

  现在企业愿意给员工涨薪多少呢?Debelle用上图中的两个时期来做对比。一个时期是2002-2014年,一个时期是从2015年至今。对比的结果是一目了然的:前一个时期企业给员工涨薪的幅度多集中在3-4%之间,而现在这一幅度仅为2-3%。

  “在澳大利亚,最多的涨薪水似乎就是2%,而过去这一幅度为3-4%。”他说,“根据央行的调查,过去五年左右,工资增长向左偏移,大多落在2%左右。”

  因此,Debelle表示:“加快工资增长的失业率可能会比目前预期的要低。”这相当于央行承认失业率需要降到5%以下才能看到工资增长的显著变化。而低工资增长持续时间越长,就越有可能成为常态。

  低薪与低通胀率的关系是互为循环的。低薪强化了低通胀现象,而低通胀率反过来又影响工资谈判,两者彼此强化,循环难以打破。

  澳央行行长Philip Lowe今年早些时候表示,为了使通胀回到银行2??-3%的中期目标范围内,工资增长率需要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3.5%左右。

  尽管Debelle表示,近期央行发现了有关工资增长的数据,希望提供更高加薪幅度的公司比例在增加,即工资增长出现问题,但工资加速增长的形势仍不明朗。

  经济学家预测,今年二季度工资增长率的中位数为0.6%,今年工资增长率为2.1%。

  上周公布的联邦预算案中,预测2019-20年工资将增长3.25%。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协会主席伊丽莎白·普鲁斯特评价说,那是“英勇”的预测数据,或许三四年后会达到,但目前还看不到。

  (郑重声明:ACB News《澳华财经在线》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,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,违者必究。图片来自网络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